玩具にしんさい

在鞭子里找糖吃

图一时爽

你他娘的随便吧

又想到了关于青年的故事😶
啊无法平复。

可洁白的雪地看了多生乏味,他偏就喜欢在那雪中栽上几棵梅花。梅花是他留下的,雪地是他的。

日你妈哪个狗逼现在还给老子添堵你🐴死了听见没狗逼你🐴死了
眼瘸吧注意避雷四个字用爹告诉你啥意思不?看看不爱看当你🐴的饭圈警察呢瞎几把在你爹这GC给你🐮🍺坏了手贱成这样让你🐴卖B给你换个假肢吧有事正面说别当个没这种的孬货干这种下流事离老子的lof远点再瞎作爹去你全家棺材板上烽火狼烟

昨晚发了朋友圈忘了屏蔽我妈,之后和室友喝酒去了,电话不接消息不回把我妈吓到不行,找了我一晚上真的很对不起她。

开始认真思考起自己写文是否真的对他存在什么影响。从蔷薇入坑到现在几乎保持相同频率七七八八写了一年半的文。虽然说是因为太爱他但是现在越来越觉得别管是心理作用还是影射什么,自己这么写对他应该没什么好处。虽然写文也是我追星的一大动力。

我还爱着他们,但是我怕和他们缘分太浅了,别的什么团伙消息来之前姑且先消失一段时间。

希望他们平安顺遂。

辛苦啦,今年就请好好休息吧。

啊这个问题真是戳我【你。
果然一提到ABO我内心还是喜欢一年多前那种人设,怯懦的桃子意外来的孩子和刚开始变得温柔的巨匠。

我心里剛真的是适合孕育生命的那一位,他的心理他的性格更能折射出女性柔情的一面。所以一旦涉及了ABO或者说是把他看作一位诞育生命的父亲,我会格外想把他最最脆弱柔软的一面展现出来。

他从小被养在巨匠身边,几乎没有被善待过,连活下去都那样难。在我的立场,更不负责任的说,如果只有一个人那么求死太简单,多了一份牵挂再多的磨难也会接受。在有了孩子,开始用心对待的同时,像是应激反应一样即便是温柔的东西也认为那里面裹了刀子。他知道堂本光一是在对他好,可他的心没办法和大脑达成一致。堂本光一摸摸他的脸,他都在想下一秒那抚触会不会变成狠狠一巴掌打醒他所有的幻想。虽然时间不能抚平所有的伤但是至少能让溃烂的伤口多少长出些新肉,但是疤永远都在了,一个轻微的举动都可能把它撕裂露出里面模糊的血肉。

他把孩子当作比他的命宝贵百倍的东西,倾尽自己所有去爱她,不过慢慢的他也会懂得,孩子是他的软肋,也是堂本光一的软肋。如果了解他以前的人生就能理解他为什么如此诚惶诚恐了。但是新的人生等着他,我相信堂本光一也会用自己的行动引导他走出那段自己一手造成的灰暗记忆。

有的时候我在构思这样的剧情时会很难代入,但是如果长期停留在这样的人设上代入是不难的,每次深陷时我都会觉得久久不能平复,以前可能不觉得会那么严重,但是时间久了心情沉淀下来就发现真的不一样。

好在一切的出发点都是爱他,这一点在再痛苦的时候也没有忘却。傻白甜的爸爸们不适合我,只有疼痛才能真正唤醒心里的柔软www